红姑
  时间:2019-08-21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红姑是父亲的表妹,也就是我的表姑。

我六岁那年,红姑十五岁,生的端庄、美丽。因为父亲常年在外,母亲田间家里两头顾,腾不出手照顾我们姐弟,红姑便自告奋勇地把我俩带回了她的家。母亲说,刚开始,她不太放心,毕竟红姑也只是个孩子。眼看着红姑一手牵着我,一手牵着弟弟出了门,母亲悄悄跟在身后,怕我俩哭闹,也怕红姑起了玩兴,忘了看护我们。躲在红姑家门外面看了一会儿之后,她安心地去了田间,母亲说,她看得出来,红姑是真喜欢我俩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个时候,弟弟才刚过完三岁生日,却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瘦弱,蹲在炕角的时候生生像只小猫,小脸泛着不健康的白色。红姑用母亲早上走之前拿来的奶粉泡着馒头喂他,为了让弟弟多吃一点,还央求同样忙的不可开交的舅奶奶抽空蒸了米糕。母亲每次忙完来接我们的时候,已是夜晚八九点,红姑正教我背着一首唐诗,弟弟在炕上睡得香甜。红姑轻轻抱起弟弟放到母亲怀里,兴高采烈地向母亲说着白天的事,无非是“弟弟会说长点的句子了,娜娜又学会了新的古诗,今天两个宝宝都很乖”之类的事,说着这些的红姑脸上永远泛着灿烂的笑容。

红姑爱读书,这让迫切希望我和弟弟成才的母亲欣喜不已。母亲很早辍了学,想教我们,却苦于知识能力有限,而红姑的出现正是雪中送炭。小时候,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去红姑的“藏宝阁”找学生天地,那薄薄的小册子里装满了我的童年。虽然很多字不认识,但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,红姑不忙的时候便会教我认字,一笔一画,从来不会面露厌烦之色。多了一项读书的爱好之后,我和弟弟便在每个周末开始等红姑回家。傍晚太阳快落下的时候,红姑的身影绕过村口的大槐树,越来越清楚。飞奔过去之后,红姑把背上的书包递给我,欢喜地抱起弟弟,一边亲着他因为快跑而发红的脸蛋,一边告诉我书包里她带回来的书籍,几本崭新的学生天地夹杂着高中书本之中,让我激动不已。除了书,那背包的夹层里每次都会放着几袋零食,是红姑从不多的生活费里剩下的钱买的。夕阳的余韵在红姑背上铺了一层又一层,泛着金黄色的温暖光芒。

年幼的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至亲离去时的痛楚,就像晚上做了噩梦,我总会等天明,太阳出来它会在我的脑海中散的干干净净。可是,我不知道,有些痛,足以给一个普通家庭带来致命打击。那个时候,红姑十八岁,距离高考只有四个月的时候,红姑的父亲去世了。从学校里请来一周假帮着母亲料理父亲的后事,舅爷爷真正与这个世界告别之后,红姑不再是以前的红姑了。红姑辍学的消息是我从父母的对话里听来的,我和弟弟趴在水泥台子上玩一盒玻璃珠子的时候,父亲和母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母亲说,“小红那孩子天生是学习的好苗子,真是可惜了”父亲接过母亲的话,“我先去舅舅家里,帮着收拾一下。”接着,快速走出了家门。失去父亲的红姑不再喜欢笑了,哪怕我和弟弟争着把学校里有趣的事情讲她听,她也一脸茫然,两只眼睛呆呆地望着远方,红姑大概想念她的父亲了。

那一年,我九岁,上小学三年级,父亲转业当了一名小学教师。我和弟弟,不再被频繁地送到红姑家,倒是她,隔三差五送来手工小玩意。身边多了一群玩伴,我们慢慢不再依赖红姑,偶尔被母亲差使着送院子里的新鲜蔬菜,我也是完成任务般放在红姑家台子上,不等红姑从厨房出来,早已没了人影。母亲常常告诉我们,人不能不记恩,红姑是养育过我和弟弟的人,是和母亲一样的存在,但我们,早早地把那段记忆留在身后,再见红姑,甚至带了一丝陌生。三年后,红姑嫁了人,是我们隔壁村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,脸上的笑容让我想起舅爷爷去世之前的红姑,那时候,红姑的笑容温暖,纯净。自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她。偶尔从母亲那里听来红姑的事,母亲说,红姑的孩子乖巧,懂事,她的婆婆是临近有名的贤惠阿姨,家庭和睦,幸福。

近些年来,由于学习和工作的缘故,我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,只有幼年的记忆在脑海里不断诉说着过去的故事,那故事,似乎呼唤我回到家乡,再去看看家乡的土地,家乡善良温厚的红姑。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周口东来尚城项目部 李淑娜)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